《都市之欺骗万界》第六百六十九章 过去,种种,烟消云散,未来种种,统统断绝

    [一品侠yipinxia,net]
    宏大浩瀚、庄严神圣,但是却充满了诡异的魔性。
    这种魔性的魔音展露诸般无常无相,能引发人心中一切的阴暗和魔性,让仙神坠落,让圣贤都入魔。
    派头太大了,雄主们都失色了。
    这还是他们在现实中第一次看到和六家无关的盖世强者,恐怕都接近帝位了。
    但是.....
    似乎感觉到破灭的世界已经接近,魔驾之中,一个古老魔性的叹息仿佛从亘古的时空中复苏。
    “大梦三万载,今已换纪元-!”
    声音辉煌古老,让人有一种听从的趋势,圣贤都不_例外。
    然后人们看到一尊伟岸的魔影从驾撵中站起,这一站就是一座天盖在众生之上,高高在上,威严而恢弘,毫无魔头的凶残狰狞感。
    一双亘古的眼眸出现在黑暗的深沉中,缓缓的看向这边。
    其中世界寂灭,纪元崩溃,唯他亘古永恒。
    竟然透过无穷维度看到这边,要知道他们这些大佬其实是借助源界的诡异环境做到的望穿维度啊!
    众生也静静看着他。
    看得他都懵逼了,卧槽不对啊?
    难道是我逼格不够震撼?区区一群最多不过是半残圣王的蝼蚁为何这么胆大?谁给你们的勇气?梁静如么?
    这尊俯瞰诸天的身影,发出质问,仿佛苍天之罚。
    “尔等见了神,为何不跪....跪跪跪..?”
    古老的声音一下子结巴起来。
    他看到了什么?
    这尼玛是什么?
    世上怎么可能存在这种东西?
    赤色的如血,漆黑的似空,青色的飘渺,纯白的空明。
    四柄剑!!!
    矗立与宇宙四极,高耸入天,位立时空之上,俯瞰重重维度,覆盖了过去未来,凌驾于岁月长河。
    无尽杀道之光,斩之不尽杀之不绝,无穷无尽,演化杀伐,终末,灾劫,毁灭种种纪元终结之意,他的这点杀伐终结大道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太古苍天前的小泥鳅。
    小得可怜。
    而眼前则是不可名状无法理解的伟岸之物。
    更可怕的是哪一种遇到天敌的感觉,如同兔子遇见路人,仅仅是看到就产生无法想象的恐惧。
    甚至连体悟的道,诞生的法,统统都在害怕,从心得不得了。
    这一刻,祂终于明白了为毛三万年一个小界崩灭都没有,今天却一下子碰见了数十个大世界崩溃。
    特么的,遇见这种恐怖的伟岸之物,磨灭数十个大世界根本是前奏好么?
    搞不好下一刻就是纪元崩塌,历史改写,世界线错乱,一切时间线都错乱。
    视线在这一刻凝固,眼瞳在收缩,心灵在颤栗,不灭的魔躯在畏惧。
    抱歉,打扰了,告辞!
    这位在无穷诸天也是巨头的天魔主默默,退到诸天的边荒,跑到腿都磨掉的无穷远处,虽然他不知道在这种可以颠覆时间的伟大之物面前有没有用。
    然而动不了了!!!
    玩球了,死定了!
    仿佛感受到某嚣张出场的魔主,通天彻地的四剑轻轻一震,四道一丝都不到的剑气脱离,跨越无尽维度时空而来。
    或斩杀未来,或磨灭过去,或灭绝寰宇,或末法来临的剑光一闪而逝。
    感觉到傲视古今未来,上震九天,下盖幽冥,镇压八荒六合宇宙洪荒的恐怖。那这一刻,这位称尊了数个时代,覆灭过无数世界,无敌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天魔主想哭。
    他仿佛看到他驾鹤西去的太爷爷,在对他微笑。
    第六百六十九章 过去种种,烟消云散,未来种种,统统断绝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    他仿佛看到他驾鹤西去的太爷爷,在对他微笑。
    要死了,要死了,要死了。
    剑气一发。
    二十多个大世界无尽生灵在一瞬间冻结,密密麻麻趴在世界上的天魔停滞不动,岩浆,坠落的月亮和诸神,狂风,阴邪,大洋统统凝固,甚至连世界的运转都被定格。
    如同一张静止的画面。
    “还有机会!”
    有幸存的生灵心灵震荡。
    “有个屁啊,这特么气息比那盖世魔主恐怖多了好么?”
    另一个人声音都打颤。
    残存的佛陀妖魔天君感觉到原本就幽暗的虚空一下子漆黑,让人惊悚到吊毛都倒竖的气息弥漫,仅仅来源于一丝锋锐死寂的光。
    光出现的一刻。
    那一尊盖世天魔主周虚寸寸塌陷,大道沦丧,规则不存,号称能挡帝位一击的三千九百八十六道黑光菩提庆云屁用没有,破的一声破灭。所谓的无上护体神通更是毛用没有。
    还没接触就寸寸塌陷,崩塌,消散。
    魔主尿都吓出来了,惊恐的想逃走,然而一根毛都动不了,连他体内的道都在造他的反,只能看着剑光闪烁而来。
    住手,雅蠛蝶!
    然而毫无用处,有精通仆算的圣贤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眉心黑得发亮,简直可以与终极黑暗一色了。算尽苍生三千年,他还从未见过死相这么坚决的。
    死人都没他黑啊。
    下一刻一切疑问都解答了。
    这一丝剑气汇聚杀伐,终末,灾劫,毁灭种种纪元终结之意,灭杀一切生机,冻绝一切未来。
    人们发现隐隐可以看到他的无数种可能性,无数种未来被这一丝剑气占据,然后陷入了黑暗,又有过去的画面出现....
    0 .. ...
    天宫瑶池边,风神玉秀的苏烈眼睛微眯,直接磨灭这一丝趋势,魔主过去的画面立刻就被一丝剑气斩尽杀绝。
    过去种种,烟消云散,未来种种,统统断绝。
    或许这位魔主曾今也曾侠骨柔情,也曾慷慨流血,也曾悲歌青山,或许也有逼不得已的理由,或许也只是个可怜人。
    但是......
    凭什么要看你的故事?
    凭什么要去感受你的可怜?
    凭什么要去理解你的遭遇?
    谁没有故事?谁没点为难?穷就可抢劫,惨就可以犯罪?你以为这是中国比惨王么?
    不过立场所在,不过欲念所求,不过人心莫测。
    无愧本心便是真谛如来。
    诸天。
    前一刻还高高在上,俯瞰寰宇的魔主直接定格在那惊恐的一刻,混乱黑暗深处,他的无上魔身开始暗淡消散,周围无尽天魔齐齐随之烟消云散。
    大道崩塌,万法消散,杀戮四起,天地坍陷,恢弘而壮丽。
    一尊将成帝者啊,一丝抵抗都做不到,鬼都不做不了,过去未来统统被一剑抹杀,大罗都无法将他复生,因为时空中留下的不过是维系历史的幻影。
    这么高逼格的杀伐简直惊悚!
    众多雄主齐齐一抖,腿都在打摆子。
    地球人此刻反而淡定起来了,静静的看着这尊刚刚还气吞寰宇,运转周天的魔主陷入寂灭。
    所以说表装逼咯。。
小说推荐
返回首页返回目录